南京美食

 时间:2016-02-04 03:13:26 贡献者:嘿咯2

导读:5 秦淮八绝第一绝:永和园的黄桥烧饼和开洋干丝 第二绝:蒋有记的牛肉汤和牛肉锅贴 第三绝:六凤居的豆腐涝和葱油饼 第四绝:奇芳阁的鸭油酥烧饼和什锦菜包 第五绝:奇芳阁的麻油素

南京特色美食商品大图
南京特色美食商品大图

5 秦淮八绝第一绝:永和园的黄桥烧饼和开洋干丝 第二绝:蒋有记的牛肉汤和牛肉锅贴 第三绝:六凤居的豆腐涝和葱油饼 第四绝:奇芳阁的鸭油酥烧饼和什锦菜包 第五绝:奇芳阁的麻油素干丝和鸡丝浇面 第六绝:莲湖糕团店的桂花夹心小元宵和五色小糕 第七绝:瞻园面馆熏鱼银丝面和薄皮包饺 第八绝:魁光阁的五香豆和五香蛋[1]韩复兴-中山北路 105 号(乐业村对面)许多做过功课的人来到南京会直接奔着韩复兴的盐水鸭去, 虽然很多外地人并不知道韩复兴 是什么,也不知道盐水鸭是什么。

这样的后果是到了大名鼎鼎的韩复兴之后才发现,韩复兴 原来是一家只做外卖的店铺。

这里的盐水鸭和街头的盐水鸭相比,有几个不同。

一是皮肉更 嫩。

二是许多店家爱吃肥鸭,求一个肥而不腻。

但韩复兴选的是偏瘦的鸭子,紧实酥烂。

三 是味道上,有些不讲究的做盐水鸭会做得很咸,韩复兴的盐水鸭并不很咸,而是突出一股清 香。

除了盐水鸭,韩复兴的其他东西也都值得一试,吃不下一整只鸭子,斩个鸭腿也是不错 的选择。

他家的鸭油烧饼也很有名,香脆酥脆之类的话不必多说,鸭油浓郁是最大的特色, 不过鸭油的气味缺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认为这是鸭子的臊气人的就不必吃了。

南京的盐水鸭大致可以简单地分为两档,韩复兴一档,其他盐水鸭另一档。

如果硬要在韩复 兴和其他盐水鸭之间塞一个第二名, 倒不妨把金陵饭店梅苑餐厅的盐水鸭塞进去。

但一来梅 苑餐厅的盐水鸭太贵了,就吃东西而言性价比太差,二来金陵饭店是所以是金陵饭店,不在 于一道盐水鸭, 盐水鸭对于金陵饭店和盐水鸭对于韩复兴的意义截然不同, 虽然也上过电视, 能讲出光怪陆离的历史和工艺,我始终不觉得觥筹交错、指点江山之间,我吃到的盐水鸭能 像电视里那么用心。

总之这盘鸭子离大众遥远了一些,便不值得推荐。

至于真空包装的桂花 鸭,我一直以为任何美味进了真空是对于精心选料、烹调技艺的侮辱,这种储存方法既体现 不出厨艺的精湛和选料的考究, 精湛的厨艺和考究的材料也不屑于委身于礼盒之中, 所以如 果路途不远就去韩复兴切几只盐水鸭带回去吧, 真空礼盒里的盐水鸭只会让你的家人对南京 的印象变得糟糕。

章云板鸭-升州路 236 号(评事街路口)和巴子烤鸭卤菜店-长白街 50 号(近淮清桥)南京的鸭子铺向来是同时卖红白两味的,即烤鸭和盐水鸭。

论皮的酥脆,南京的烤鸭比不了 北京烤鸭,论口感的鲜嫩多汁,南京的烤鸭又比不了广式烧味。

乍一入口,南京烤鸭的味道 并没有太多惊喜,但是其貌不扬的南京烤鸭,在洒上一袋红卤之后,脆皮嫩肉之间布满了酸 甜适口的卤子,顿时色、香、味境界全出,便是入口生香,欲罢不能。

这家店明明叫章云板 鸭,卖得最受欢迎的却是烤鸭,其实盐水鸭也不错,但是有韩复兴在前,就不多推荐了。

另 一家巴子烤鹅卤菜店,名气大不过章云板鸭,人气却不小。

这两家推荐的店在做法上特色并 不明显,只是各自在各个环节都比别家出色,便不多描述了。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在南阴阳营有着两家店铺,一家月星餐厅专卖酸菜鱼,鱼片鲜嫩,口味 却咸辣非常,而且其他菜一概没有,顶多拍个黄瓜,另一家巴子烤鹅,烤鸭做的很好,烤鸭 中放很多的干果,吃着入口生香,这两家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东西都做得很好吃,能吸引 远近食客,又在同一条街上,去吃月星酸菜鱼的几乎都会人手一份,捧一盒烤鸭进来,倒也 相得益彰,每每看见这一景象,颇有管鲍之交、秦晋之好。

但后来月星搬走了,虽然各自的 生意依然不错,但这样美好的景象却再也看不见了,有些食客为之惋惜, 不知老板们有没 有惋惜的想法。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几乎每次吃饭的时候, 烤鸭和盐水鸭一同摆出来的时候, 都是夹烤鸭吃的人多,大概是做法使然,相比盐水鸭,烤鸭更容易做得好吃吧。

鸭得堡-抄纸巷 11-12 临号(近淮海路) 南京人嗜鸭,擅长吃鸭,不论是烤鸭、板鸭、盐水鸭,都做得香飘十里,美名远播。

鸭脖、 鸭爪也不放过,连美女们也不顾手脏,啃得美滋滋的,鸭子翅膀做成鸭四件,小孩子也抱着 啃得满脸卤子——应该说除了鸭毛只能做成羽绒服, 鸭子身上的每一块都能在南京变成美食。

但如果挑选一种和南京人最为休戚相关的食物, 这种食物却不采用鸭子肉, 而是用那些鸭子 肚子里藏着的东西,做出来的鸭血粉丝汤。

但南京遍地都是鸭血粉丝汤, 但想吃一碗理想的鸭血粉丝汤, 它的里面内容首先要包罗万象 ——鸭血细腻而嫩滑,鸭肫肉质紧密,滋味悠长,鸭肠富有韧性,紧韧耐嚼,鸭肝质细嫩, 味鲜美,有鹅肝的影子。

单单是这一条,许多小摊就做不到,即便有这么全,也舍不得物料 放多一块。

而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好吃起来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新鲜,只有新鲜的内脏 才能释放出最丰富的韵味。

鸭德堡这里客流巨大,每天消耗的内脏数不胜数,巨大的消耗量 是材料新鲜的最好的保证。

而作为南京最贵的鸭血粉丝汤,里面的内容也毫不拮据,是足量

足料的。

有好的物料,便少不了好的汤头。

如果说鸭血鸭肝之类的只不过是在程度上优秀于 其他的鸭血粉丝汤,这汤底便足以称得上是绝无仅有了。

与别地的鸭汤相比,鸭德堡的鸭血 粉丝汤的汤汁竟然是乳白色的,喝起来浓郁鲜美,不知是不是老鸭熬出来效果。

但这鲜美之 中,却不像一些靠味精堆出来的小摊一样鲜得浓烈、逼仄,以至于喝完之后口干。

对于反感 味精的人而言吃到了一点可贵的克制, 这也许就是对自己食物味道的自信吧。

粉丝和豆腐果 的口感也很好,尤其是豆腐果,吸饱了种种浓郁、鲜香和甜美在其中,咬在嘴里,顿时就吃 得停不下来。

如果在喝这家鸭血粉丝的时候,配一块锅巴也是很好的选择,除了这家老店,还有后来开的 三家分店分别在丰富路 134-4 号(中央大酒店旁),珠江路通贤桥 4 号(近百脑汇),三牌楼和 会街 51 号-11。

如果对于口味不是很看重的人,倒也可以去小李汤包尝尝,虽然味道差了一 些,但是价格便宜,性价比很好。

至于南京遍地都是的回味鸭血粉丝汤,没吃过鸭血粉丝的 外地朋友可以去那里尝尝新鲜, 至于口味, 我只能说在南京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大概就不会 特意去吃了。

汪家馄饨-集庆路来凤小区金粟庵 9 号(近三山街地铁站)曾经有一首南京话说唱《喝馄饨》传唱于大街小巷,就是以喝馄饨为引子,说遍南京世像百 态。

南京地面的馄饨以小馄饨为主,好吃的馄饨有很多,比如玉泉路上养育了无数中小学生 的胖子馄饨,再比如蒋友记和莲湖糕团的牛肉馄饨,各个食客、各种美食榜单里的馄饨店更 是令人眼花缭乱。

也许是小馄饨本身个头小、利润不高,做大做精确实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因此挑一个第一不是很容易, 但如果非要选出一家南京最好吃的馄饨, 那就只能是汪家馄饨。

这里的馄饨肉馅饱满,汤底清凉。

最为出色的一点在于馄饨馅调得非常紧致,煮熟之后吃起 来非常鲜活,一口咬开肉馅仿佛吃进一只滚烫的小鱼。

这一点技术革新很难得,因为南京街 头都兴吃小馄饨,汪家馄饨虽然采用的是小馄饨的包法,但肉馅遒劲有力,个头很大,就已 经让很多肉馅软趴趴、黏糊糊的馄饨自愧不如了,但这么做的代价是皮子做不到薄如蝉翼, 因为肉馅大,比较难熟,如果皮子太薄,等到肉馅煮熟的时候,皮子就要煮烂了,不过对于 吃货们而言,这种做法似乎很讨人喜欢,也让它在南京清一色的小馄饨中鹤立鸡群。

这家馄 饨的汤也非常清爽,常常换水,因此口感也很干净。

相比好吃的馄饨,老板下馄饨更是一件 惊人的表演。

由于食客络绎不绝,老板都是一次性下几十个人的分量,待馄饨依次下锅,遍 任其翻滚。

利用这段时间摆放碗筷, 只见他双臂轮圆, 抱来层层叠叠高塔一般的二十多只碗, 轰隆一声摔在铁皮台子上, 大碗四散滚开, 犹如江面翻滚, 老板左右开弓码放整齐, 摆勺子、 浇卤子、洒料有条不紊,工序一道接着一道节奏井然有序,期间碗筷碰撞,叮当作响,却秩

序井然,甚至富于节奏。

这些工序看着并不多,但这么多碗颇有些繁琐,但他出手凌厉,一 切都是一蹴而就,时不时腾开手撇去旁边馄饨锅内的浮沫,等到时机一到,利落地把馄饨舀 出锅,人们依次端走。

“你,什么碗?”老板问一个呆呆立着排队的人,原来盯着看的人没反 应过来,都意识不到自己等了多久。

(由于生意火爆, 汪家馄饨的老板每天都忙得不得了) 汪家馄饨为兄弟三个三家分店, 这一家是老二的店, 人气最旺, 这位老板的外形也非常凶悍, 寸头、纹身,下馄饨的时候颇有刚猛之气护体。

另外两家店面分别在雨花路 201 号(雨花台 北门对面)和雨花新村二村联华超市旁(近区邮局),但人气就差了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 京所有的馄饨中,只有一家老汪家柴火馄饨,默默坚持用柴火煮馄饨,自从在网上爆红之后 很多人纷纷去找童年回忆,而我吃过之后觉得,这家馄饨味道平平,只能说不难吃,盛名之 下其实难副,绝不值得亲自跑去吃,如果哪一天正巧路过,给柴火堆拍一张照即可。

就让这 种没有意义的坚持自生自灭去吧,一切烹饪技法的革新和坚守,都要以好吃为目的和前提, 不是吗? 易记皮肚面-明瓦廊 101 号(近大洋百货)和君友老卤面-火瓦巷(江苏饭店 2 号门旁)

相比名声在外的鸭血粉丝汤, 南京的面条名头就不够大了。

兰州有兰州拉面, 北京有炸酱面, 武汉有热干面, 镇江有锅盖面, 南京有什么面呢?南京人挠着头皮, 指着面前的大海碗说—— 我觉得屌皮肚面好吃得一逼唉!皮肚,是将鲜猪肉皮晒干之后炸成的东西。

好的色泽黄白、 质地脆酥,孔状均匀,块形完整,口感鲜美,由于香酥多孔,放入面汤中常常能饱吸汤料, 发胀开来。

所谓的皮肚面,其实只是放了皮肚而已,真以流派论,这种南京人最常见的面条 应该叫做小煮面,这种面条不放酱油,味道偏清淡,功夫全在料和汤里。

其中的配料包罗万 象,绿的青菜叶,白的鹌鹑蛋,黑的木耳,粉的香肠片,红的熏鱼,灰的猪肝有其中六样的 就算是六鲜,配上白面红油煞是好看,至于究竟是哪六鲜,不一而论。

牛杂、牛肉、大排、 小排、熏鱼、扣肉、皮肚等等各自也各唱主角,如果有点了诸如“全家福”这样的品种,那真 是浇头比面条还多,要吃得人死撑活胀了。

小煮面的面条普遍细细的,且筋道十足,但如果 碱水过多,筋道就成了坚硬。

也许是这样复杂丰富的配料,且用料足实,碗大如缸,南京的 小煮面几乎都不难吃,水平上各有特色,易记皮肚面的名气要略大一些,给料很豪爽,尤其 是皮肚。

面汤中带着辣,面条也有劲。

其他的小煮面也有非常好吃的比如祁家面馆。

项记面 馆。

四鹤春面馆,用的没发透的皮肚,很特别。

张府园大碗面。

张褚玲大碗皮肚面。

茶南面 馆,大肉实惠,面汤是红汤而非一般小煮面用的白汤。

这些面馆都是随手摘录的,水平的差 距都不大, 一方面是说南京的小煮面都不错, 至少不会有一些地方随便浇一勺酱油汤扔一把 面条的事情。

另一方面实在是现在年轻人的口味太不讲究了,吃泡面吃老坛酸菜,吃龙虾非 吃麻辣香辣, 口味越来越重, 于是这些面条无一例外都是用令人瞠目结舌的味精堆出来的味 精鲜汤, 吃着虽然不错, 但是吃完以后就要大口喝水了。

小煮面不加酱油本是为了味道清淡, 结果传承人们的味精一个用得比一个狠, 我不敢想象吃惯了这些面条的人以后的生活中会欣 赏那些清淡的食物吗?就像抗生素形成的抗药性一样,滥用味精最终也会混乱我们的味蕾。

(包罗万象的易记皮肚面)

除了小煮面, 另一种在南京常见的面条是老卤面, 南京的老卤面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君友老 卤面,君友老卤面最有名的则是熏鱼面,既然专门推荐了,什么老卤醇正、面条筋道、鱼肉 味甜的话说不说都一样,但他家居然是 24 小时营业,上夜班的人尤其是出租车司机常去吃 一碗面条,相比一些愿意过安逸日子,只忙活一上午的馄饨档,这家面馆倒有些人文关怀。

除了这一家老卤面,随手摘录老瞻园面馆,地雷面馆也是很好吃的老卤面。

(熏鱼面是君友老卤面的招牌) 对面条而言,小煮面得其鲜美,老卤面则得其醇厚。

小煮面的历史从解放后开始,因为其更 刺激的味道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老卤面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 相比制作起来更简单 的皮肚面,熬制老卤更见功夫。

但是随着吃东西的人越来越不讲究,许多人以吃货自居,却 连自己真正喜欢吃的是什么都搞不清, 店家也一味把口味弄得重, 使得许多老卤面咸得要命, 许多小煮面成了味精面,鲜得口渴。

据说就面条而言,不妨去大饭店点了吃,大饭店的白案 师傅做出来的面条往往都不会差劲, 可惜我没有怎么吃过这样的面条。

我曾经在大饭店吃到 印象最深刻的“小吃”是王子饭店的王子炒饭,放满了各式鲍参翅肚,还有漂亮的女服务员表 演炒饭,吃到嘴里并没有什么稀奇,倒是女服务员的表演有些新奇,看完了才觉得我学学也 能学会,只不过我不是女的罢了,结果时过境迁,前些年王子饭店居然倒闭了,令人唏嘘不 已。

还有一些大饭店做出来的刀鱼馄饨,一旁的刀鱼骨头炸的酥脆,刀鱼馄饨的馅也的确是 细腻鲜美,舌头一顶就化,但相比汪家馄饨,还是后者给我的惊喜更多。

而问起现在的南京 年轻人知道什么面馆,恐怕很多人都要说鸿福面馆,这家推出 58 元超大分量,如果一人吃 完就免单的面馆在网上声名远播,但就口味而言,配不上这么大的名气。

也许不论是富人土 豪还是平民百姓,我们对于自己真正想吃什么,还无暇细细思考。

全福楼-珠江路 48 号 (北门桥口)

他就像所有顶着光环混 日子的老字号一样, 有一个鲜亮古老的名字, 平庸毫无特色的装潢, 大部分菜品难吃而昂贵, 令人大呼上当,却靠着一两样足以惊为天人的东西存活下去。

全福楼的全部意义, 就在于它的包子。

如果你买电脑修手机的时候路过珠江路和丹凤街交界 处的全福楼,请不要脑子一热走上楼去点几个菜,而是安静地在一楼小吃部排队,买上几个 包子,菜包、肉包、烧麦,尤其是肉麻团和小笼包这些都不会令人失望,将长条形的肉麻团 咬下去,芝麻香得浓郁、面皮酥韧舒心,肉馅鲜甜动人,几经咀嚼便相生相依,唇齿生津, 足以担起“惊艳”二字。

但小吃部里最大的明星,则永远是小笼包,因为整日批量作业,包子 皮已然不能薄得那么讲究了, 好吃的包子本来是要讲究薄皮大馅的, 这就对小笼包的内在提 出了更高的要求,这里的小笼包随口一咬,就像被人灌了一口高汤一样,汤汁甜美鲜香,在 嘴里四处游动,若是不识得小笼包烫口的人被烫得难受,却又觉得好吃不忍心吐掉。

肉馅饱 满实在, 吃起来紧致有咬劲。

不过由于淮扬菜的风格使然, 汤汁很甜, 在不爱吃甜的人看来, 这不过是一个圆形的糖三角罢了。

李记清真馆-评事街打钉巷 1 号(近建邺路)南京的牛肉锅贴店多如牛毛,李记清真馆当为 其中翘楚,也就是说,这是全南京最好吃的锅贴。

李记清真的锅贴包含了人们对于锅贴这种 食物的所有完美幻想,色泽、口感、味道等等一切,金黄酥脆、鲜嫩多汁,肉质软嫩等等别 处使用过的形容词都可以一股脑套用到它的头上。

但如果挑选出一种独一无二的特质, 应该 数它的汤汁。

咬开一只锅贴汁水四溢,惊喜无比,头一次吃的人绝不会想到,锅贴里也能有 这么多的汤汁。

汤汁鲜甜无比,并且饱蘸了牛肉的香味。

简直像是在吃一只小笼包,但蒸出 来的包子哪会有油煎的锅贴这样的似火热情呢?就像莫妮卡贝鲁奇和玛丽莲梦露都是绝世

美女,但玛丽莲梦露的裙子迎风飞扬的时候,这一刻便带走了男人所有的幻想。

(锅贴与牛肉馄饨是这里的绝配) 南京也有不少打着七家湾名号的锅贴店,但好吃的并不多,可以称之为美食的有在《舌尖上 的中国 2》 里展示了菜籽油用法的草桥清真牛肉锅贴扁食店, 在评事街七家湾甘雨巷 33 号(省 航道局对面)。

金记老七家湾第一锅贴店,位于金沙井 20 号(近瞻园)。

还有位于老门东的箍 桶巷内的蒋友记,除了皮子没有蒋友记那么好吃,锅贴别的部分水准都不在蒋友记之下。

这 些锅贴的水准都不错,但相比之下,更多的人还是觉得李记最能代表南京的锅贴。

蒋有记-箍桶巷(老门东侧)

曾经跻身于秦淮八绝的蒋友记堪称命途多舛, 1922 年,如今的掌门人蒋玉友的爷爷蒋有才创立了“蒋有记”。

传给他父亲蒋庆祺。

1969 年,“蒋 有记”于文革中停业,蒋庆祺被下放到沭阳农村,蒋家人举家离开南京,直到文化大革命结 束后两年, 蒋庆祺才带着妻儿回到南京摆摊, 但蒋友记的招牌却成了夫子庙饮食有限公司的, 靠着招牌贩卖假冒的“蒋友记”,也有多家店面盗用蒋友记的招牌。

几经诉讼,2010 年年底, 工商总局商标局决定让双方抽签决定“蒋有记”的商标归属问题,蒋玉友“幸运”地抽到了签。

作为近百年历史的清真菜馆,传承下来的手艺毫不逊色,尤其是牛肉锅贴。

这里的牛肉锅贴 外皮最佳,厚一分笨重,薄一份生硬,软硬适中,不僵硬不粘牙,底部焦香酥脆,入口就像 是在嚼一块酥脆的饼干,如果外带会发现,过一段时间也不像有些锅贴软榻下来,而是坚挺 依旧。

肉馅的肉质软嫩,咸甜适口,馅里有微量的葱姜既去了腥,更突出了牛肉清新自然的 本味。

牛肉馄饨也曾是蒋友记的招牌之一,但现如今水准平凡,好吃,却不值得在文章里推 荐。

正宗的蒋友记只有古色古香的老门东内的箍桶巷有一家,以及秦虹路 313 号的分店。

广 为人知的夫子庙里的那一家正是顶着蒋友记招牌侵权多年的帮凶之一, 在官司中它得以继续 营业,但不得扩大经营面积。

这一家的锅贴没有难吃得那么明显,但与正宗的相比就相形见 绌,提醒大家是希望大家不要冲着老字号的名头却被骗了,还要怪罪到老字号的头上,而且 侵权使然,最好还是别去支持它的生意了。

莲湖糕团店-贡院西街 26 号(近夫子庙景区步行街)在夫子庙寻找这家人满为患的店非常容易,

走进莲湖糕团店, 会发现满屋子的人都在捧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喝得起劲, 这便是莲湖糕团 店的赤豆元宵了。

这碗元宵色泽乌黑,口感浓稠粘糯,小火慢炖将所有食材的外形化解,逼 出所有的味道,任他们互相拥抱融合。

红豆被细细地磨成了没有脾气的末,释放出清香,而 在这香味之中又蕴含着桂花的香气, 才品出了桂花的香气, 又嚼出了炖得柔软的莲子的清甜 微苦,方吃出莲子的滋味,又触到稀烂的红枣的香甜,所有这些味道都在白糖的甜味上铺陈 开来,甘甜清香、软糯细腻,这一切,却都隐藏在其貌不扬的黑之中。

品完赤豆元宵之后回 头再看它, 便不敢小瞧这黑乎乎的甜品, 只觉得自己捧着喝下的, 是一碗黑夜中的璀璨星空。

(满屋子的人都捧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 糕团店里也卖其他糕团、糕饼、糕点,不只是制作技艺的问题还是现代人的口味,我觉得都 不是美食,它们的水平不会超过任何你在家门口吃到的,糕点的滋味显得莫名其妙,绝无惊 喜, 也许这些东西和我这种吃惯了西点的一代人不在同一个频道, 还不如麦当劳的派更合我 的口味。

芳婆糕团店-王府大街 50 号(近石鼓路)相比别的店家往往只有一两道菜是值得推荐的,芳 婆糕团店体现出了一种美妙均衡,虽然没有好到逆天的食物,但它的每一样东西都不错,单 单拎出谁来讲都不公平,但把它们都讲了又不现实,我只能说它家的酒酿元宵、 老卤蛋、 糖芋苗、酸辣汤、 麻团、 赤豆元宵、 肉粽、 糯米藕、南瓜饼、 赤豆酒酿元宵、板栗肉

粽、肉麻团都的确不错,只要你不是严苛的美食家,是不至于从中挑出毛病的,如果愿意都 尝试一些传统甜品的人不妨去这一家试试。

而且它的食品非常便宜, 即便有些不合口味的问 题,看到这么高的性价比,心情也不忍心变坏。

如果非要所和它同样火爆的莲湖糕团店最大的区别何在, 我要说是窗口操着南京话的, 真正 的大妈。

手脚麻利, 说话灵活, 给人一种亲切感, 不由自主地猜测, 哪一个是真正的芳婆呢? 这或许就是所有国营老字号都缺乏的一股人情味吧。

南京大牌档-湖南路狮子桥 2 号湖南路步行街内如 果一生只听一部音乐剧, 那就听 《歌剧魅影》 。

如果来南京只能吃一顿饭, 就吃南京大牌档。

菜品是各式各样的南京小吃和本地菜, 虽说他家做的狮子头挺好吃, 但再好好不过对面专做 狮子头的狮王府。

虽说他家的烧鸭包很好吃,但有人受不了鸭子气味,避之不及。

虽说它家 的古法糖芋苗很好吃,但甜品再好,好不过上面推荐的两家糕团店。

外地客人来了南京总要 被带来这里,但南京人却不会常常去吃,品类多而全,样样都精却样样做不到冠绝一城,是 这里的尴尬之处。

走进南京大牌档,便恍如隔世,穿越时空。

这里进门有长袍马褂的老先生 迎宾领座,戏台上有评弹上演。

屋里大树参天,有鸟笼只觉赏心悦目,楼上有雅座木阁,挂 灯笼显得红红火火。

这里的八仙桌、长凳、地砖、碗筷无一不是当年风情,体现着做戏做足 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