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事件》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真实写照.浅谈在日外国人犯罪

 时间:2018-10-05 08:42:31 贡献者:聚考拉

导读:《新宿事件》 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真实写照.浅谈在日外 国人犯罪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126646/ 今天在 PPS 上看了《新宿事件》 ,本来没有想看的,对这片 子就没抱什么希望,但是群

【转载】影评:《新宿事件》[香港][2009]-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真实
【转载】影评:《新宿事件》[香港][2009]-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真实

《新宿事件》 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真实写照.浅谈在日外 国人犯罪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126646/ 今天在 PPS 上看了《新宿事件》 ,本来没有想看的,对这片 子就没抱什么希望,但是群里一个网友提起才想找出来看看, 结果却发现影片里对中国人在日本生存现状的描述与一个 在日本呆过三年的朋友跟我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朋友是去日本打工赚钱的,在日本读了一年的语言学校,刷 过盘子,当过厨师,后来迫于生计,加入东北帮。

他跟我讲 了很多日本生活的故事,我结合电影里的情节说一下我朋友 在日本的见闻和遭遇。

他刚到日本的时候是要读语言学校的,中国挣的钱在日本根本不禁花,很快家里的 钱就花光了。

因为语言不通又找不到工作,因为没有钱,常 常 4 个大男人两天吃一纸挂面,最困难的时候三整天没有一 点东西吃,饥饿难耐跑到浅草的雷门那里去,那里有条小溪 沟,里面有很大的鲤鱼,日本把他们供做鲤鱼神,他们几个 跑到那去趁人不注意想捞鲤鱼神来吃,结果被人发现后逃跑 了。

后来他找到一份洗盘子的工作,但是总被店里的日本人欺负,好容易升上了厨师,但是不但工资没有 涨不说,还被无理由的拒付 3 个月的工资,找到律师一问才 知道自己上当了,签的劳动协议是无效的,吃了不懂日本法

律的亏。

在后来有一次,在房东开的网吧,有一个人闯了进来大喊了一声“小伟的人都出来”,结果呼呼拉 拉冲出去二百多人。

原来他们这才知道日本是有中国帮派的 黑社会的。

大伟小伟是日裔哈尔滨人,是战后遗孤,十几岁的时候回到日本,20 来岁的时候组织了一个暴走族, 后来发展成东京最大的中国人黑社会势力,只要提到是大伟 小伟的人,警察和日本黑帮也要给几分面子。

后来大伟出事 了,他们的场子里死了一个人,是长春人,吸毒过量死的, 警察调查的时候发现了大伟身上的命案,大伟进了监狱,但 是小伟目前仍是那个帮派的大头目。

这个帮派在中国不出名, 我朋友也不知道在中文里应该怎么说。

为了生存,我朋友他们几个人也加入了当地的黑帮,当地势力比较 大的是东北帮和福建帮,这就像影片开始林雪说得那样,这 些帮派为钱活着。

日本的帮派很少内讧,但是中国的帮派小 弟可以为了不多的钱去杀自己的老大,这点在片中表现的淋 漓尽致。

朋友所在的东北帮属于稻川会的,是东京最大的势 力,大家熟悉的山口组主要势力是在大阪的。

日本的帮派是 合法组织,不犯罪警察就不会干涉,平时各个帮派也是有钱 大家一起赚的,有的帮派是搞敲诈的,有的是偷东西的,有 的是撬车的,有的是抢劫的,我朋友在的帮派是打机的,就 像电影里的那样。

电影里有林雪偷东西的镜头,在大街上公然抱走一桶高尔夫球具,后来被告知不值钱,要偷衣

服。

朋友说, 在日本偷的最多的是高档化妆品, 药品和衣服。

撬车用的是一把特制铁尺子,从车窗的缝隙里探下去一扳, 门就开了,不是为了偷车,日本汽车很难出手,主要是偷里 面的钱包和贵重物品。

他认识一个女人去日本十五年了,几 乎什么都没买过, 全靠在大超市里偷, 她偷得是商品的标签, 把本应该付款后才帖的标签偷过来帖上,然后还让超市的人 帮忙送出去,超市还认为她是大客户,十分尊敬。

抢劫的情 景就跟电影里一样,直接堵胡同两边告诉人家是抢劫,不跑 就不动粗。

我朋友在的社团是打机器的,他们分工很明确,有打电影里的柏青哥的,也有打其他机器的。

我朋友 打的也是其中一种,叫做 SLOT,类似 777 的玩法。

电影里 交代的不明确,日本的机房有的是吐钢珠有的是吐币子,这 些东西不能直接换钱,只能是在出门前在吧台换奖品,日文 叫“景品”,然后这些景品可以在外面以原价卖掉,赚的就是 这个钱。

电影里作弊的是用芯片,属于比较早的作弊方式。

我朋友在的时候是用的脉冲设备,进去的时候身上带着设备, 把一根金属线挂在机器上,然后按身上的按钮,调整脉冲频 率,不断尝试找到机器的频率,快则十几秒,慢则几分钟就 可以把机器做开,然后就立刻出去把身上的设备卸掉,然后 回来重新坐这台机器,这台机器被做了手脚就很容易爆出大 奖。

最多一次他玩了整整一天,赚了 5 万人民币。

因为社团 合作的关系,他还去过山口组的一个堂口,还有几个帮会的

总部,说是跟电影里差不多一样的。

至于白纸变饮料是这样的,在过去因为日本没有假币,所以自动贩卖机识别 只靠识别纸张的大小和厚度,不能辨别真假。

最开始是一些 中学生用白纸买烟抽,后来被大量的中国人应用,也因此后 来日本给自动贩卖机加装了验钞设备,这招现在已经不奏效 了。

还有电影里,春节大家一起热闹欢呼的时候,房东进来大声喝止,原因除了太喧闹外,还有就是因为垃圾没 有分类。

这个也是朋友亲身体会到的,我朋友他们几个人知 道垃圾要分类,但是仍然没有那么做,中国没有那么麻烦的 事情,但是后来房东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帮他们垃圾分类好 了,下次要他们自己分类,否则就把他们敢出去。

朋友后来回国的原因是,福冈几个中国留学生将一户日本人家 全家灭口,这个事件百度上还能查到,后来日本就缩短了所 有中国签证的年限,调整为一年一签或半年一签,而且很多 人就不能在续签了。

一般外国人有困难都是找大使馆的,但 是中国大使馆根本不理会中国人的遭遇,甚至根本就不接待, 朋友只好无奈回国。

中国人在日本身份特殊,文化不同,地位有差距,歧视常常不是来自于日本人,而是来自于 中国人自己。

大使馆都不肯保护自己的国人,出事了找日本 的警察都更有用。

使得国外的华人生存倍感艰难。

这部片子也许算不得优秀,但是确实反应出了中国人在日本底 层生存艰难状况。

有些血腥和残酷的风格不禁令人想到岩井

俊二的《燕尾蝶》 。

同样的残酷,同样的令人痛心,只是少 了一份浪漫的忧伤。

一般外国人有困难都是找大使馆的,但是中国大使馆根本不 理会中国人的遭遇, 甚至根本就不接待, 朋友只好无奈回国。

中国人在日本身份特殊,文化不同,地位有差距,歧视常常 不是来自于日本人,而是来自于中国人自己。

大使馆都不肯 保护自己的国人,出事了找日本的警察都更有用。

使得国外 的华人生存倍感艰难。

悲 在国外确实觉得很多时候的歧视和差别待遇不是来自别人, 反而是来自咱们的“同胞”。

说白了,是我们自己都瞧不起自 己。

我也在日本待了三年。

虽然没有入什么黑帮,但可怕的中国 人就是如此,尤为甚之。

出去了,别和中国人走太近。

浅谈在日外国人犯罪.徘徊的雄鹰《日本是不是天堂》为长篇纪实性文学,本书努力尝试和打破生硬的文学体裁分 类之束缚,将传统的报告文学及诗歌、散文有机地融和到一 处,从而使一个全新的文学体裁横空出世。

本书以在日华人 同胞的学习、生活和工作为视角,在讴歌满怀报国之志之仁 人志士的同时,也为拥天堂之梦而冒昧来日,淘金未成却荒 废青春者振腕惋惜。

揭开日本的天堂之说,奉劝华人同胞科

学地踏上日本的求学、求职之旅,便是笔者著书的初衷。

近几年,日本各大媒体大肆渲染外国人在日犯罪率如何高, 一些华人报纸也对此进行科学的调查和评说。

实际在某种程 度上,在日外国人犯罪率如此高,是与日本制定的专“套”外 国人“犯罪”的“入管法”分不开的。

在日本的入管法中, 有一项有关限定外国人打工的法律。

一般来说, 持就、 留学签证的学生,一周内只允许工作二十八小时,还有一些 “在留资格”的外国人也是如此待遇。

一周二十八个小时的工 作, 对于所有就、 留学生来说, 其收入只能够吃饭和交房租, 根本就没有交学费的余地。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这也不能 完全怪罪日本的相关部门。

因为,在办理日本各类学校的入 学手续时,都会涉及到存款证明,或保证人什么的。

其存款 证明等手续是绝对做不了假的,然而,在办理手续时却存在 着不同程度的水分。

比如,借钱存款开证明;花钱买保证人 等。

等到真正提着行囊来到日本之后,其存款证明等手续的 “背景”便悄然“隐退”,而面对部分就、留学生的,只能是一张 入学通知书和仅剩的一点点房费。

当然,以上情况或许仅属于那些还算真正来日求学的人。

而对于一些国 家、地区的真正淘金者来说,有很多人宁可堆砌高得可怕的 债墙,也要到日本实现一下天堂梦。

只要不择手段能够来到 日本,一下飞机,这些淘金者便将留学或商务考察等面纱扔 得远远,纷纷跑进餐厅、黑工厂等场所,开始昼夜不停地掘

金。

笔者对以上现象永远不会持鄙视态度,因为,或许对他 (她)们来说,在日本的淘金速度,确实是在自己国内的几 十倍,甚至上百倍。

然而,靠透支体力乃至生命去体力劳动 的场所出卖生命,在笔者看来并不可耻。

只是,更有甚者, 一些不同肤色的女人们,即使在国内结了八十次婚,同居过 八百个男人,还是以“假结婚,真卖淫”的手段杀到日本,加 入到真正“黄军黄金勘探队”当中,以高于自己国内几百倍, 甚者上千倍的速度,往钱仓里搂金。

因此,一时间日本的每 个角落弄得像“丑陋”的露天矿。

经过十几年来的“教训”,日本 政府不得不将所有的就、留学生套上“限定时间”的枷锁。

如 此一来,一些经济并不算宽裕的真正求知者,被活生生地限 定了“命脉”;而那些实实在在的淘金者,却藏在“时刻有生命 危机”的“铁丝网”下,日夜“奋斗”着。

将打工时间套上时限,并将其制定为法律,这在世界上似乎只有日本一家。

或 许是日本的各项制度还不够完善,无法将真正的“黄军”等淘 金者如何, 而是采取 “宁可枉杀一千, 绝不漏掉一人”的方略, 将所有的“渡来人”以一条相同的高压线圈定起来。

日本国内 缺乏劳力,为填补国内劳力资源不足的现状,日本政府还专 门制定了“劳务输入”制度。

为了美化其真正的“内涵”,还为此 举冠了个“研修生”的美名。

试问,在日本种地、养猪,算哪 门子知识研修。

若不是为赚几个辛苦钱,试问,有谁会背井 离乡,放着自己家的地不产、自家的猪不养,非要到这阴森

森少有太阳的岛屿上“放单”。

仅此一点,笔者为日本政府的 “劳动限时”等所谓的法律而不解。

好好的知识型的学子们来 到日本, 它不用; 反而将封建社会时近乎“奴隶买卖”的制度, 当作与邻友善的方式而大肆夸张。

日本的大小媒体,每年都会有很多关于外国人犯罪的偏激报道。

其实, 犯罪者自然大有人在,然而,还是撞到其“四小时时间限定” 枪眼上的倒霉者占大多数。

刚刚从留学生艰难的门槛爬出来 的人们, 都会深深地了解、 理解就、 留学生们的苦衷。

当然, 笔者认为,日本的相关部门对佯装学子而真实淘金的人们, 或是战斗在“黄军部队”里的不同肤色的阿哥阿姐们,予以法 律制裁或许还说得过去,然而,仅仅因为“四小时时限”而将 那些真实求学的穷书生们逐出国门,还真的看不过。

笔者曾 在一些中日文报刊或网站上,看到一些在料理店或工厂仅因 超时几分钟,而被驱逐出境的报道。

其中的主人公,也曾到 日本的相关部门提取诉讼。

然而,天生做不了大事的洋审查 官们,还是在“撒网”后,终于拿到了把柄,而使那些没有颜 面回乡的人们,壮志未酬,眼里挂着泪水,挂着仇恨,从日 本的土地上消逝。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