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南客家话

 时间:2020-03-26 13:37:38 贡献者:agri35.com

导读:赣南客家话分布特点 赣南各地的客家话虽然都具有客家方言的基本特征,但是无论在语音 上和词汇上均有着明显的差异。这种内部的差异性,除受历史行政区划的 影响外,与居民的迁徙时

赣南崇义客家话视频
赣南崇义客家话视频

赣南客家话分布特点 赣南各地的客家话虽然都具有客家方言的基本特征,但是无论在语音 上和词汇上均有着明显的差异。

这种内部的差异性,除受历史行政区划的 影响外,与居民的迁徙时代及来源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

从整体上来说,赣南客家话可以分为中心片和环形片两大层次。

中心片包括赣县、 南康、大余、于都、兴国南部、信丰北部、上犹和崇义两县东南部。

其方 言内部比较统一,在历史上这些地区虽然曾分属南安府和赣州府,但我们 很难找出区分两府方言的突出特点。

在环形片内部,又可以再分为宁石小 片、散形小片和交叉小片,宁石小片包括宁都、石城两县;散形小片包括 定南、龙南、寻乌、会昌东南部、瑞金东部、上犹和崇义两县的西北部; 交叉小片包括中心片和环形片的交接地带,即信丰南部、安远、会昌西北 部、瑞金西部、兴国中北部,它们既有环形片方言的某些特点,同时又有 中心片方言的某些特点。

中心片以元明时期从赣中迁入的居民加上一部分唐宋时期迁入的北方居民为核心,在语言特征上与赣中方言有许多 相似之处。

虽然中心片内也杂居着明末清初闽粤倒迁客民,在语言上也受 到了影响,但总的来说,他们还是保留着自己语言的原有特点,而将闽粤 倒迁客民的语言同化了,他们自称说的是“本地声” ,称对方说的是“兴 宁声” 、 “河源声” 、 “福建声”等等。

环形片的宁石小片基本上以晋至唐宋

时期迁入的居民为基础,保留着唐宋语言的基本特点。

交叉小片是几个时 期迁入的居民聚居之地,但又受明末清初移民的影响较大。

散形片是明末 清初闽粤倒迁客民集中的地方,他们迁来的时候就自成村落,因而基本上 保留了原来的风俗习惯,保留了闽粤客家话的基本特色。

在一些边缘地区,因受邻方言的影响,往往具有邻方言的一些特点。

例如:宁都的 肖田、东韶两乡,因与赣方言区的南丰、宜黄、乐安等县接壤,故其方言 赣语的成分很浓;会昌的周田乡一带,因靠近闽西,其方言与武平客家话 相似;定南的九曲,天花及龙南的杨村一带则与粤东和平县相邻,其方言 亦与和平相似;大余西南的游仙一带,地接南雄,方言与南雄相似;崇义 的丰州一带,与湖南汝城为邻,其方言亦与汝城相近。

编辑本段词汇特点 与闽西、粤东的客家人一样,赣南客家人也讲“ 话” 。

“ ” 〔η ai〕 , 是客家话特有的第一人称代词,因此, “ 话”就成了客家方言的代名词。

赣南客家方言词汇与普通话词汇相同的地方很多,但无论在词形还是在词 义方面,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色。

1、单音词比普通话多 如: 被(被子) 皮(皮肤) 晓(知道) 地(坟墓) 禾(稻子) 衫

(衣服) 雹(冰雹) 岽(山顶) 坳(山窝) 屋(房子)„„古代汉语演变为现代汉语,在词汇方面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单音词大量复 音化,由单音词为主发展到复音词为主。

据此,可以说客家方言的词汇的 面貌比较古老。

2、意义范围比普通话更大的词多 如: 眼:在赣南客家方言中, “眼”除了指眼睛之外,凡“孔” 、“洞”的意思都称“眼” 。

例如木板上的孔、衣服上的孔、纸上的孔、墙 上的洞等等,都叫做“眼” ;又如人体上的“耳朵眼” 、 “鼻公眼” 、 “肚脐 眼” 、 “屎眼” (肛门)等等。

此外, “眼”还可当量词,如“一眼井” 、 “一 眼塘”等等。

屎:在赣南客家方言中, “屎”除了指大便外,还指称许多排泄物和脏物。

例如“耳屎” 、 “鼻屎” 、 “眼屎” 、 “卵屎” (男子精液) 、 “烟屎” (烟斗里的油膏) ,还有“脑屎” (脑髓)等等。

讨:在赣南客家方言中,“讨”除了向人“乞讨” 、 “要”的意思之外,还有“娶” (讨 老婆) 、 “被” ( “讨别人打” 、 “讨人嫌” )等意思。

跌:在赣南客家方言中, “跌”除了“跌倒”的意思之外,还有“往下掉” ( “跌落” ) 、 “遗失” ( “跌了钱” )的意思。

此外,家道衰落也叫“跌” ( “跌苦” ) , “丢脸”也 叫“跌” ( “跌面子” )等等。

3、有丰富的同义词 在赣南客家方言中,存在着相当丰富的同义词,使语言的表达更加精 确,生动活泼,富于变化。

如: 买:方言除了用“买”表示购买的 称盐意思之外,还根据购买对象的不同而采用其它的说法。

例如: (买盐) 籴米(买米) 舀油(买油) 斫猪肉(买肉)剪布(买布)

点药(买药) 捡豆腐(买豆腐)„„在这里, “称” 、 “籴” 、 “舀” 、 收:“斫” 、 “剪” 、 “点” 、 “捡” 都是 “买” 的意思, 可以看作是同义词。

方言除了用“收”表示收获农作物之外,不同的作物又有不同的说法。

例 如: 摘木梓(收茶子) 捡豆子(收豆子) 扒花生(收花生) 扳萝 割油菜(收油菜) 打黄麻(收黄麻) 挖荸荠(收荸 在这里, “摘” 、 “捡” 、 “扒” 、 “扳” 、 “割” 、 “打” 、 “挖”等卜(收萝卜) 荠)„„虽然是不同的收获动作,但同有表示“收”的意思。

4、多有词头词尾 赣南客家话多有词头词尾,使人听起来既亲切,又充满了乡土气息。

(一)词头“阿” 、 “老” “阿” :用在对亲属长辈或年长者的称呼上,主要分布在 环形片的三南、寻乌一带和上犹 、崇义两县的西北地区。

如: 亲) 阿公(祖父) 阿婆(祖母) 阿爸(父 “老” :遍及阿叔(叔父) 阿哥(哥哥) 阿姐(姐姐)于全地区,除了可用于称人的词外,还可以用于一些称物的词,有不少是 与普通话不相同的。

例如: 妹) 老公(丈夫) 华 (同郡望) 老叔(叔叔) 老弟(弟弟) 老妹(妹老婆(妻子) 老表(表兄弟) 老庚(同年) 老 “头” : 石头 墙头(二) 词尾 “头” 、 “公” 、 “牯” 、 “婆” 、 “嫲” 、 “佬”多用在无生物名词或时间词后面,也用于动物和人。

如:

砖头 钵头 镬头 肩头 灶头 夜晡头(晚上)晏(an)昼头(上午) 下昼头(下午)懒骨头(指人懒惰) 叫化头(乞讨者) 猪牯头(公 “公” 、 “牯” 、 “婆” 、 “嫲” :多用于表示动物猪) 鸡公头(公鸡)的性别, 偶用于人; 前两个表阳性, 后两个表阴性。

“公” 用于家禽类, “牯” 主要用于四脚动物; “婆” 、 “嫲”则用于一切动物。

如: (嫲) 牛牯 牛嫲(婆) 猫牯 猫嫲(婆) 嫲(婆) „„„„ 鸡公 鸡婆鸭公 鸭婆(嫲) 猪牯 牛 指人时,鹅公 鹅婆(嫲) 狗牯 狗嫲(婆)多为外号,含鄙视意味。

如: 鼻脓婆 (经常挂着鼻涕的女人) 如: 夫) 如:矮牯(男矮子) 石头牯(男性外号) “佬” : 指称某些从事特殊职业的人。

打铁佬(铁匠) 打石佬(石匠) 剃头佬(理发匠) 撑船佬(船 有时亦往往在一些亲人称谓后面加上“佬” 、 “婆” ,以示亲密, 丈人佬 (岳父) 爷佬 (父亲) 叔佬 (叔父) 舅佬 (舅舅) 丈人婆(岳母) 老太婆(大嫂) 大姨婆(大姨娘) 5、保存了较多的古汉语词汇 有些古语词,普通话口语已不用了,只在一些书面词语中出现,但在 客家话中却是常用词。

例如: 客家话称黑色为“乌” ,乌为古语词。

《三国志·魏书·邓艾传》 : “身披乌衣,手执耒耜,以率将士” (身上披 着黑色的外衣, 手里拿着耕地用的农具, 做将士的表率) 。

称脸为 “面” ,面为古语词。

《战国策·赵策四》 : “老妇必唾其面” (老妇一定朝他脸上吐 唾沫) 。

称稻子为“禾” ,禾为古语词。

张舜民《打麦》诗: “麦秋正 称绳子为 “索” ,急又秧禾” (麦子收获正忙的时候水稻又要插秧了) 。

索为古语词。

司马迁《报任安书》 : “关木索,被菙楚受辱” (戴上刑枷,

用绳子绑着,被鞭子抽打,蒙受耻辱) 。

称吃为“食” ,食为古语词。

《礼记·大学》 : “食 而不知其味” (吃东西不知道其中的味道) 。

称早上为“朝”,朝为古语词。

李白《早发白帝城》诗: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 日还。

” 称白天为“昼” ,白天的上午叫“晏(音‘an’ )昼” ,下午叫“下昼” ,昼为古语词。

《诗·豳风·七月》 : “昼尔于茅,宵尔于绹” (白 天出外割茅草,晚上搓绳长又长) 。

称跑为“走” ,跑得飞快叫“走得飞快” 、 “走得狗赢” (比狗还跑得快) , 走为 “跑” 的古语词。

《韩非子· 五 蠹》 : “兔走触株,折颈而死” (兔子跑的太快撞到树杆上,折断了颈而死 亡) 。

称走为 “行” , 如俗语 “慢慢行 (音 ‘hang’ ) ,先进城 (音 ‘sang’ ) ” ,行为“走”的古语词。

李商隐《瑶池》诗: “八骏日行三万里” (八匹骏马 一天可以走三万里) 。

„„6、颇具地方特色的特殊词语 赣南客家方言中有一部分独特的词语,颇能体现地方特色。

就它们的 分布来说,有些是全区性的,有些仅在某些区域使用。

如: 饭) 番瓠“pu” ( 南瓜) 字管(毛笔) 调羹(汤匙) 池) 寿木(棺材) 单子(药方) 点茶(抓药) 嘴(接吻) 唱戏文(演戏) 打野话(胡说八道 旺子(猪血) 矮婆车(小轿车) 狗婆蛇(四脚蛇) 点心(稀 电油(干电闭痧(中暑) 驳 猪利子(猪舌头) 猪 吊楼子(阳台)

做好事(办喜事) 讨新妇(娶儿媳妇) 有好事(怀孕) 月经) 心气痛(胃病) 驳电火(装电灯) 花边(钱币)做小月(来 汽划子(小 冇动 拱屎 这火轮) 响雷公(打雷) 天狗食月(月食) 鳌鱼转身(地震) 冇爽(没有行动)清汤寡水(汤粥很稀) 喷天烂臭(臭味很大很大) 操尿(捣乱不停) 经得扳 (韧性、 耐力好, 持久性强) „„些词语,是赣南客家人在实践中创造出来的,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赣南 人民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

编辑本段句法特点 与普通话相比,赣南客家话在句法上亦有一些显著特点。

特点一 1、 “紧” 、 “稳” 、 “等”等表时态的词放在动词的后面: 紧饭(正在吃饭) 于都、瑞金、龙南、大余等地 上) 上犹、崇义、赣县、会昌等地 其它地区 特点二 2、否定副词“呒”相当于普通话的“不” ; “呒曾”相当于“未曾” ; “呒要” 用于中心片, 相当于普通话的 “不要” , 环形片则说 “呒爱” (nao) 。

如: 该介(gai)妹子呒标致(这个女孩 “紧” 食“稳” 食稳饭(同“等” 食等饭(同 上) 赣南不漂亮) 该碗菜呒好食(这碗菜不好吃)×

呒曾读过书 (我没有读过书) 佢呒曾去过北京 (他没有去过北京) 呒要拱屎操尿(你不要捣乱) 你呒要理 佢(你不要理他) 特点三 3、表示程度的副词“多” 、 “少”总放在动词的后面: 吃一点) 着多一件衫(多穿一件衣服) 着少滴裳衣(少穿一点衣服) 特点四 4、 “添”相当于普通话的“再” ,用在句末: 儿) 食一碗饭添(再吃一碗饭) 场电影添(再看一场电影) 特点五 5、 “倒”相当于普通话“得到”的“到” ,用在句末: 球赛倒(看得到这场球赛)你食多滴(多话 (wa) 少两句 (少说两句)等下添(再等一会打一场球添(再打一场球) 看一看得该场买得恁多东西倒(买得到这么多东西)考得北京大学倒(考得到北京大学) (编辑:龚映华)